<kbd id='73gdgvs'></kbd><address id='73gdgvs'><style id='73gdgvs'></style></address><button id='73gdgvs'></button>

              <kbd id='73gdgvs'></kbd><address id='73gdgvs'><style id='73gdgvs'></style></address><button id='73gdgvs'></button>

                      <kbd id='73gdgvs'></kbd><address id='73gdgvs'><style id='73gdgvs'></style></address><button id='73gdgvs'></button>

                          您現在的位置:鹽城政法網>> 以案說法>>正文內容

                          申請“公租房”的門路?都是詐騙的套路!

                            原標題:“公租房”辦理很容易?小心貪小便宜吃大虧!

                            7月1日,吉林省長春市民姜女士向記者反映,2016年5月因輕信家住西部家園小區的市民劉某和張某有門路,能幫助辦下來公租房,近20名市民受騙上當,受騙金額共60多萬。結果不僅房子沒申請下來,上家跑路,錢打了水漂。目前,受害者已經向長春市公安局綠園區分局報案,此案正在調查當中。她希望通過本報,提醒廣大市民不要聽信虛假宣傳,以防上當受騙。

                            讲述 3万元找人办公租房被骗

                            “張某說一個月就能辦下來公租房,可是一等就是2年多。”姜女士告訴記者,她的父母和老姨都是聽信了張某的話,才受騙上當。

                            姜女士介紹,她的老姨楊女士患有喉癌,生活非常困難,爲治病把房子賣了,只能到處租房子住。2016年5月,楊女士通過朋友介紹認識了張某。張某家住綠園區西部家園小區,住著公租房。張某自稱有門路,家裏很多親屬都住上了公租房,只要楊女士願意花3萬元錢,她就可以找人幫助辦事,1個月內就住上公租房。“雖然我老姨和我父母都具備申請公租房條件,可是自己申請要等2年多的時間才能辦下手續,跟張某托關系辦理相比,排號實在太慢了。我們再三考慮,到處搬家租房子,這麽長期下去也不是一個辦法,所以兩家都把錢交給了張某。”她回憶說。

                            “可是交錢以後,張某總是以各種理由拖延時間。”姜女士說,直到臨近口頭承諾的2018年6月末最後期限,公租房仍然沒辦下來,家人發現受騙上當。2018年5月,姜女士向長春市公安局綠園區分局普陽街派出所報警。

                            进展 法院判决上家立即还钱

                            公租房沒給辦,姜女士家人的人情費也遲遲要不回來。姜女士介紹,家人多次找到張某要錢,可張某說自己也是托住在西部家園小區的劉某辦事,只拿了一部分好處,大部分交給了上家劉某。

                            姜女士陸續發現,受害人並不止自己的親屬。大家建立了一個微信群,經過統計近20人,每人給張某3萬到3.5萬元不等的好處費。大家的公租房都沒辦下來,人情費也沒給退。“這些受害者生活都很困難,都以爲通過捷徑能夠盡快改善生活條件。”

                            “在此之前我經常打電話詢問催促,但張某一直推诿搪塞。”情急之下,日前姜女士親屬將張某告上法庭,要求立即退還辦理公租房費用。在長春市綠園區法院審理過程中,張某承認自己收到了3萬元錢,出具收條,並且承諾“如辦不成如數退還”。但張某辯解說,自己實際只收到2000元的好處費,其它2.8萬元都交給了上家劉某,自己也在起訴劉某盡快還錢,不應該承擔全部還款的義務。

                            但法院審理認爲,姜女士親屬與張某之間已經形成委托合同關系,並且原告與劉某並不認識,劉某沒有向張某返還代辦費的義務,同時張某和劉某沒有法律關系,不影響姜女士和張某之間的合同效力,也不影響原告向張某返還代辦費的主張成立。最終判決,張某立即返還3萬元錢,並且給付從2018年7月1日起至3萬元全部返還之日止的利息,利息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

                            对话 张某:当中介图小便宜,做了犯法的事

                            “現在這件事已經是一起刑事案件,公安機關正在工作。我每隔兩三天也去詢問進展。”張某在接受新文化報·ZAKER吉林記者采訪時說,姜女士求她辦事,她只是個中間人,錢其實都交給劉某,“去年我找了一個後老伴,搬出了西部家園小區,現在沒有經濟能力還款,已經起訴劉某。劉某也在運作錢的事。如果我拿到錢,肯定第一時間給姜女士。”

                            上家劉某是通過什麽途徑辦理公租房呢?面對記者的疑問,張某介紹,自己跟劉某都居住在西部家園小區,雖然劉某家庭條件不好,但他說自己一個朋友給有關部門領導開小車,可以托關系辦公租房。現在如果劉某不還錢,警方將會對其采取措施。

                            “我就是圖小便宜,要知道這是犯法的事,肯定不會去做。其實我也有養老保險,少賺這幾千塊錢,對生活也沒有影響。反而被劉某坑了以後,著急上火住了好幾回醫院。”張某懊悔地說。她介紹,劉某騙了20多人,交錢時劉某給她出具收條,還留下身份證複印件等證據,承諾幫助聯系一個人給一兩千元的好處費,結果都沒辦成,好處費也沒撈到。最近劉某也在積極籌錢,跟她承諾籌幾萬塊錢,自己拿到錢後肯定先還給姜女士。

                            劉某:已經報案,告上家王某詐騙

                            “我們都讓人騙了,錢也騙走了。我已經向長春市公安局綠園區分局城西派出所和普陽街派出所報案,告上家王某詐騙。並且將王某的身份證號碼、電話等提供線索提供給警方,但他卻失蹤了。”得知詢問公租房的事,劉某激動地對新文化報·ZAKER吉林記者說。

                            劉某說,自己今年60歲,沒有正經工作,平時靠替人開出租車維持生活。爲了退還受害人的好處費,他拿出全部10多萬元積蓄,但還有幾十萬沒有著落。除了張某介紹的20多人,他的親戚也拿錢通過王某辦事,現在自己一分錢沒有,養老保險都交不上,自己被害慘了。至于王某騙了多少人,他並不知道。

                            劉某介紹,他跟上線王某認識10多年,王某家曾經養了10多台出租車,後來又開過修配廠,曾經在社會上交過很多朋友,說能辦公租房。他的很多親屬都通過他,住進了西部家園小區公租房,誰也沒想到他會是個騙子。當時王某對他承諾,自己幫他聯系一個人,就給提兩三千元好處費。“我以爲能賺點零花錢,結果到現在爲止一分錢都沒拿到。”劉某懊悔地說。

                            “王某已經跑了將近一年時間,到現在也沒找到。我要見到他肯定立即報案。”劉某說,去年七八月份他還跟王某通過電話。王某說要出門,回來就能給辦公租房的事,但是此後失去聯系。去年農博會期間,他聽說有人看見王某在展會上賣東西。他去找了王某好幾天,但沒發現其蹤影。

                            提醒 各区街道办是申请公租房的唯一正规途径

                            記者了解到,這些受害人普遍存在求快心理,輕信中間人投機取巧,最終才會受騙上當。據了解,今年全國各地打著申請公租房的名義進行行騙的中介機構和個人並不少見,他們采用的騙人說辭主要有5種:一是公租房辦理手續繁瑣,他們可以快速辦理;二是申請人多、房子少,他們有優先權;三是他們找人可以幫助辦理大戶型的房子;四是申請人不符合條件,他們也能找人辦理;五是有關系、可以辦理內部房源。

                            而根據《長春市公共租賃住房管理辦法》,通過中介機構和個人申請公租房,本身就是違規行爲。各區街道辦是申請公租房的唯一正規途徑。此外,失信違規要處罰。《長春市公共租賃住房管理辦法》明確規定:1.申請人隱瞞有關情況或者提供虛假材料申請公共租賃住房的,住房保障管理部門不予受理,給予警告,並記入公共租賃住房管理檔案。2.以欺騙等不正當手段,登記爲輪候對象或者承租公共租賃住房的,由長春市住房保障和房地産管理局處以1000元以下罰款,記入公共租賃住房管理檔案;登記爲輪候對象的,取消其登記;已承租公共租賃住房的,責令限期退回所承租公共租賃住房,並按市場價格補交租金,逾期不退回的,依法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承租人自退回公共租賃住房之日起5年內不得再次申請公共租賃住房。

                            今年6月,爲進一步加強保障住房管理,長春市住房保障中心已啓動住房保障家庭房産鎖定和住房保障家庭成員購買房産的限制工作。今後住房保障家庭主申請人或共同申請人名下有房産將被鎖定,主申請人或共同申請人在購房前,必須先主動退出住房保障,否則將無法簽訂房屋買賣合同(含二手房買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