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73gdgvs'></kbd><address id='73gdgvs'><style id='73gdgvs'></style></address><button id='73gdgvs'></button>

              <kbd id='73gdgvs'></kbd><address id='73gdgvs'><style id='73gdgvs'></style></address><button id='73gdgvs'></button>

                      <kbd id='73gdgvs'></kbd><address id='73gdgvs'><style id='73gdgvs'></style></address><button id='73gdgvs'></button>

                          您現在的位置:鹽城政法網>> 以案說法>>正文內容

                          求職被套路,竟背上萬元債務?看法院怎麽判!

                            又到了每年的六月份!

                            一年一度的毕(shī )业(yè)季(chao)又来了!

                            畢業生們,

                            正式步入社會了!

                            從這一刻起,將實現人生自由、時間自由、財務自由.....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先賺一個億!

                          ?

                            劉某達,貴州畢節人,22歲大學畢業的小夥子懷著夢想,揣著家裏積贊的幾百元來到了湘江河畔的“山水洲城”--湖南長沙,准備開啓自己的職場生涯。

                            招聘面試---參加技能培訓

                            劉某達,來到長沙後,先後在各家招聘網站發布了求職信息。

                            長沙某公司通過網絡了解到劉某達需要找工作,于是通知劉某達來公司面試。

                            無錢培訓---助學分期貸款

                            2017年11月19日,劉某達按照長沙某公司的要求出具了一份《貸款聲明》,表明其自願參加長沙某公司的培訓項目,因自身無法一次性支付培訓費用,慎重考慮並征得家人的同意後決定使用金融機構的助學分期貸款來支付培訓費。

                            2017年12月4日,劉某達(乙方)與長沙某公司(甲方)簽訂《培訓協議》,協議約定了雙方的權利和義務。

                            2018年3月31日,劉某達(借款人)與案外人富某小額貸款(重慶)有限公司(貸款人)簽訂了《個人消費貸款合同》。

                            合同約定:貸款本金18240元,貸款期限24個月,月利率0.9%/月。

                          ?

                            無證培訓---提起民事訴訟

                            劉某達自2017年11月14日至2018年6月8日在長沙某公司參加了培訓,長沙某公司給劉某達頒發了一張落款爲北京某教育數字技術研究院的遊戲美術設計師認證證書。

                            培訓過程中,劉某達發現長沙某公司以招聘之名,行培訓之實,且不具備辦學資質,培訓質量不合格。

                            刘某达遂向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诉请判令长沙某公司退还贷款培训费用人民币18240元及利息损失4 924.86元。

                            被告長沙某公司辯稱:雙方簽訂的《培訓協議》屬于崗前培訓,未違反法律法規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原告依約支付培訓費于法有據,被告不應返還。請求法院駁回原告全部訴訟請求。

                            本案的爭議焦點爲:涉案培訓合同的性質及效力問題和長沙某公司是否應當向原告劉某達返還培訓費的問題。

                            無效合同---返還培訓費用

                            天心法院審理後認爲:

                            一

                            關于涉案培訓合同的性質及效力問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辦教育促進法》第十二條規定:“舉辦實施以職業技能爲主的職業資格培訓、職業技能培訓的民辦學校,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人力資源社會保障行政部門按照國家規定的權限審批,並抄送同級教育行政部門備案。”

                            經查明,在長沙市2017年4月1日至5月31日對市屬民辦職業培訓機構2016年度辦學情況檢測評估的72家合格民辦職業培訓機構中沒有被告長沙某公司,且長沙某公司沒有獲得辦學許可,其經營範圍中有一項爲“培訓活動的組織”,並無教育培訓項目。

                            長沙某公司在未取得辦學許可證的情況下,就面向社會不特定主體開展職業技能培訓,其與劉某達簽訂的《培訓協議》違反了上述法律的效力性強制性規定,應該認定爲無效合同。

                            二

                            關于長沙某公司是否應當返還培訓費的問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八條規定:“合同無效或者被撤銷後,因該合同取得的財産,應當予以返還”,因簽訂的《培訓協議》系無效合同,故長沙某公司應當向劉某達返還收取的培訓費。

                            劉某達要求被告連帶賠償貸款利息損失4924.86元,因貸款利息系劉某達貸款應支付的費用,與本案不是同一法律關系,不應在本案中處理,對其該項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據此,天心法院依法作出一審判決,由被告長沙某公司退還原告劉某達培訓費用16800元。

                            法官說法

                            根据教育部发布的最新信息,2018年高校毕业生人数达到834万,高校毕业人数创历史最高,堪称史上最难就业季。一些不法商家敏锐的嗅到了其中的“商机”,编织着高收入的美丽谎言,设计着层出不穷的招聘陷阱。本案中,长沙某公司未获得教育培训许可,也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参与培训的教师是否具有相关资质及业务技能,存在明显过错,对刘某达的损失应当承担责任。但刘某达作为一名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尽到合理的审慎义务,其应对自身的损失也应承担部分责任。故在培训费总额中酌情由长沙某公司向刘某达退还16800元培训费。在这里,提醒广大求职的童鞋们,在应聘过程中,应初步了解行业的薪资水平,客观认知和评价自己的能力,避免在寻找第一份工作时 “遇人不淑”,也预祝同学们能够找到自己理想的工作。